何人才是耶稣,笔者不是药神

作者: 澳门葡京娱乐  发布:2019-06-22

振聋发聩 影片最突出的闪光点在题材和演技,剧本情节等其他方面以国产的标准看尚属良好,但远未达到口碑爆棚的程度。 影片的题材称得上是前无古人了,春秋笔法和刻意情节也在剪刀手们的遮天蔽日之下打开了一扇窗,撒进了一线光。在某种意义上,公开上映引发热议的纯现实题材具有一丝开山鼻祖的意味。全片赤裸裸的把罹患绝症的病人及家属群体的苦恼展现在观众面前,当片中的老吕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呻吟如同鼓槌一下下的砸在胸口闷的人呼不出气,当妻子心如死灰目光呆滞的如同行尸走肉,当程勇四处躲闪的眼神既愧疚内心又不知所措,我们既庆幸又担忧。

在《我不是药神》放映的过程中,我的确有为某些情节感动,但是本能地克制住自己的情感,理性地分析电影怎么做到让我感动。

这部刷爆热门的《我不是药神》电影标签是喜剧,徐峥主演,宁浩监制,作为国产喜剧这是多么值得信赖的搭配。但直到真正看过我才知道,这并不仅仅是喜剧。虽然全片角色都展现了不同角度的微笑和不同程度的笑点,但微笑背后却是咬紧牙关的灵魂。

毕竟,谁家还没个病人?

首先,从情节而言,电影通过三个病人的遭遇对男主角程勇的行为乃至性格进行再塑造,由此推动故事情节发展,也可以把这三个病人的遭遇视作程勇性格转变的三个阶段。

影片的故事的其实很简单。小人物中年男人程勇以卖印度神油为生,人生失意,前妻与他争夺孩子抚养权要移民,中风的老父亲要照顾。偶然一天,一个男人找到他,请他去印度走私一批药,正版售价四万,仿制卖五百,他从中看到了商机,召集四个人组成贩卖小团队。从穷困潦倒到腰缠万贯,渐渐地程勇看到的不仅仅是钱。

反面靶子

第一个病人是程勇的父亲,为了筹集父亲动手术的钱,程勇冒险走私印度格列宁。此时程勇是一个势利的商人,他贩卖格列宁只为谋利,也谈不上以同理心看待白血病人,处于第一阶段性格。因此,在得知贩卖假药可能会被判处无期徒刑后,程勇产生退却心理是理所当然的。这一段的叙事模式的喜剧色彩浓重,走的完全是落魄商人赚取第一桶金、发家致富的路线。无论是音乐还是镜头的选取,都让观众把焦点放在“钱”身上。但“钱”的指向不是唯一的,对于程勇而言,“有钱”意味着享乐;而对于刘思慧这样为了救治白血病的女儿而委身风尘的女子而言,“有钱”更意味着尊严的回归。当刘思慧看着前一秒还在逼她跳舞的经理,居然为了钱在台上妖娆地扭动着,眼中噙满泪水。一方面是因角色反转,喜极而泣,另一方面是感叹“钱”的威力之大。当然,前者所占的感情成分更大些。

很标准的套路化电影模板,单个人人生困境,然后突然机会出现,几个人组队,赚钱,突破重重困难的故事,最后升华主题,皆大欢喜,在以往的电影里屡见不鲜。

除了主角程勇的心里历程数次反转外,其他的的配角都着墨不多,性格突出棱角分明,直接话少的黄毛,利落直爽的单亲妈妈,上海男人的老吕,当然也包括极度脸谱化的医药代表。

第二个病人是老吕,程勇为他带来了低廉的印度格列宁,使他他重新燃起对生的渴求和对未来的期盼,甚至有了为孩子规划蓝图的勇气,期盼着能够看到孩子结婚生子。可以说,在四个病友中,老吕对程勇最为交心。他的去世是促使程勇转变性格的重要原因,这时程勇重操旧业,并以成本价出售格列宁,只为救人,不为牟利,进阶为一个有良心的人,这是程勇性格的第二阶段。

但这部不一样,它讲述的绝不仅仅是故事,而是现实,是实实在在的人世间。

片中的医药代表作为医药公司的具化象征,装*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斯文败类,满嘴的官方辞令,笔挺的西装,名贵的手表,精致的手帕,脸上写满了两个字--欠扁

第三个病人是彭浩,这个配角十分出彩,他的牺牲是程勇升华为救世主人格的重要推动力。他外表叛逆不羁,加上一头黄毛,俨然一个不知天高地厚、苟且偷生的混世魔王。他的内心屏障很厚,同时,他心灵的内部也最为柔软。他把偷到的格列宁分给其它病友,俨然是现实版的侠盗罗宾汉,却对追捕他的程勇、老吕摆出一副“我就偷了,有本事咬我啊”的拽样。这个样子是彭浩的人格面具,并非他的真正人格。

主人公先期给人的印象,就是整天对着电脑,无聊地打着蜘蛛纸牌,拖欠房租,与前妻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一言不合就挥手打人。家庭破碎,卖假神油,信仰缺失,敷衍帮他躲债的邻居,没有义气、善良,浑人、混世。这是个你看上去一点希望和活力都没有的男人。

这样的角色粉墨登场就被扔了排泄物,观众们也出了一口恶气。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嘛?漫长的研发周期,高额的成本投入,反复无常的结果不确定性已经让生物科技从21世纪最有前途的专业沦落到21世纪最没钱途的专业。

荣格认为:“人格最外层的人格面具掩盖了真我,使人格成为一种假象,按着别人的期望行事,故同他的真正人格并不一致。”人格面具是我们依靠身体语言告诉外部世界我是谁,表现理想化的自我;另一方面,人格面具来自于自身对未知事物或人的恐惧,从而启动了心理防卫机制,维护了人的虚伪与怯懦。一般人看到彭浩的外貌,都会选择容忍他的“无赖”行为,因为这种人“惹不起”,彭浩便在“小流氓”的躯壳下做着绿林好汉的行为。他对高尚的人格有偏执的追求,他说:“你们是为了钱”,“你知道多少人连五千块的药也买不起吗”,这些都是他轻利重义的表现。所以他唾弃逐利的程勇,后来对凭良心重操的程勇表示接纳。合伙-唾弃-再接纳的过程是彭浩对程勇的心理防护减低-高筑-完全消除的过程。因此,彭浩对程勇的认可,不仅仅是友情上的认可,更是道德上的认可。士为知己者死,因为赞赏、感激程勇,他可以代他赴死。当然,这里还有为其它病友的考虑,为了保护程勇这个药源、延续更多人的生命,彭浩选择自我牺牲,尽管他已经买好了电影票,卸下人格面具,有了回归家庭的念头。

当老父亲病重,因为负担沉重的医药费,走投无路想尽办法,找到了曾经被他拒之门外的吕受益走私印度药,利润高,需求量大。彼时的程勇,只是看到了药带来的利润,所以他对印度药厂老板说,“命就是钱!”所以后来遇见的黄毛冷漠地说他:“你是为了钱”。

当然,这是不得已的妥协,也是生存的智慧,老百姓没错,药贩子没错,居庙堂之高的没错,还有谁可以抗这口锅才可以过审?

既然彭浩可以用生命换所有病友的希望,那么程勇受几年牢狱之灾又如何呢?程勇自己补贴药价,为省内外的病友供药,已经是“济世”的行为,这是程勇性格的第三阶段。

但电影好在哪?好在现实!人是会变的,是一点一滴触动的改变的,而不是脸谱化。为了钱的人要么就是眼里只有金钱的假药贩子,要么就是只愿苍生俱保暖,不辞辛苦出山林的英雄,而变化是点滴形成的。程勇会欢喜的等思慧,也会看到思慧的女儿的眼神,迅速冷静说你早点休息,我走了。

谁才是救世主?

第二,从人物形象的塑造而言,“济世”的程勇,人格最为完美,也正是如此完美的程勇落入牢狱,才使戏剧的悲剧效果最大化。亚里士多德在《诗学》写道:“悲剧是对于一个完整而具有一定长度的行动的摹仿”、“喜剧总是摹仿比我们今天的人坏的人,悲剧总是摹仿比我们今天的人好的人”、“悲剧所摹仿的行动,不但要完整,而且要能引起恐惧与怜悯之情”、“怜悯是由一个人遭受不应遭受的厄运而引起的,恐惧是由这个这样遭受厄运的人与我们相似而引起的”。无论是老吕病死、彭浩车祸、程勇入狱,观众都会认为他们是“比我们好的人”遭受了不应遭受的厄运,引起观众的怜悯之情。

程勇会因为担忧自己入狱,把代理权转给真正的假药贩子,把大伙散了,然后用赚来的钱办厂,发家致富。也会因为看到老吕受病痛折磨不堪负担,自杀而死,看到一个个病人期待的看着他,重新卖药,甚至发现被警察盯上之后,迅速散药。

第一次到印度,药厂老板问程勇,你想当救世主?

如果程勇在第一性格阶段入狱,一定不会引起观众的强烈情绪波动。程勇性格三个进阶,使他成为一个圆型人物,惟有圆型的人物才宜于扮演一个悲剧角色而不受时间长短的限制。影片将医药代表和高级警官刻画为扁型人物,与圆型人物相对照,无形中确立了观众对人物的价值判断,成为引发观众情绪的前提。

在卖印度神油的时候,程勇充满慵懒蜷在椅子上,起初卖药的时候,程勇斜靠在椅子上,歪着头,抽着香烟,以一个救世主的姿态俯瞰病人。办厂的时候点头哈腰,谦卑逢迎。后来卖药的时候,程勇语气平缓的说:“就当还他们之前的了”。说的云淡风轻。最后入狱的时候,感动地蜷在车里,像极了一个孩子。

不,我想挣钱。

第三,从题材角度而言,有影评说“《我不是药神》不仅象征着中国现实主义批判题材影片的重生,同时也彰显了我们电影的审查制度也在不断进步”。我觉得它在题材方面并不出彩,归根结底,这只是“情”与“法”之争,并没有把矛头聚焦到法律体系的漏洞中,也就是说没有触及任何禁区。影片以光明的结局结尾,顺便还歌颂了一下医保的惠民作用,可谓是和社会主义主旋律十分契合。要是说它是现实主义,必然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而不是批判现实主义。

再说追捕仿制药的警察们,曹警官开头接手案子说:“造假药伤天害理,抓他们我义不容辞”。然而了解了案子实情之后,洗把脸,大声说:“放”。电影开头要暴打程勇这个混蛋的时候,属下抱住他,他松手,示意属下放开他自己。后来程勇愤怒失控的要暴打他,追问他黄毛的死,“他才二十岁,想活命有罪么?”他示意属下放开程勇。最终和上司坦言,我干不了,我退出!

而第二次程勇倒贴运输费用的代购时。张常林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你治不好,你也没法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IRIKOU.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吕受益,说自己得了病天天想死,看见自己的孩子出世,就想好好活着。最后没有药,病情恶化,笑着让程勇和妻子出去,咬上毛巾,走廊里回荡的是反抗病魔肆虐的咆哮。他半夜醒来看着妻儿,一脸幸福的微笑,然后自杀,遗像上还是微笑的。

程勇依然没想当救世主,"我只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

黄毛,仗义的把抢来的药散给别人,被程勇抓到,给程勇干活还债。程勇曾像一个救世主一样施舍给黄毛药,黄毛不情愿地喊了声谢谢勇哥。后来,程勇问他,你是不是特别看不起我的,黄毛回答是,然后下一个镜头,黄毛看程勇,程勇避过去,“以前是”。黄毛死之后,程勇看着那张永远也到达不了的火车票哭泣,镜头照向趴在地下的小狗。黄毛开头抢药对老吕抬头的眼神的一抹挑衅,最后抢车转移警察注意力眼神对曹警官的一抹挑衅,一样的嚣张却是不一样的含义。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谁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救世主?

每一个人物情感的转变都有足够的铺垫和痕迹,诉说的是病人们面对疾病的痛苦,却充满了微笑,颇有些给你讲个笑话,但是你别哭啊的感觉。

真实的病人

讲述的是本身一件丑恶的事情,却是以一个无比善良的方式。这样题材的电影,却不煽情,说出感人肺腑的台词,“我不想死,我想活”的老人没有向警察下跪,法庭的程勇也没有大段独白,顶光配置。

如果不能真正放下一段回忆,那永远无法坦然面对。作为病患的子女,我亲眼目睹了母亲饱受癌症折磨的全过程,也是我迄今为止都不忍回忆的一段经历,我不知何时才能真正面对。病痛-放化疗-用药-复发-放化疗-用药,如此反复,不仅让一个正常的身躯瘦骨嶙峋眼神空洞的可怕,也让一个家庭掏空积蓄举债只为一线曙光。老吕妻子面对丈夫的哀嚎心死和面对医生的一线生机的决绝让我想起了父亲。我不知他究竟经历了多少个这般的夜晚和痛苦的瞬间,最终却是无功而返。

不渲染,不点题,既不塑造英雄也不塑造反派。这就是现实,电影里可以有明晰的善恶黑白,但现实分不清,判不定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困境,都在寻求自己的希望,就算是医药代表定高药价,本身同样是在维护自己的产权和利益。而病人们为求生同样也是在寻求自己的希望。法理碰上人情的困局,罪恶与非法救赎的矛盾。求生与痛苦的胶着对抗。

我只知道当一切结束之后的小半年里,他总是很晚回家。

影片应该是反派医药代表,刻画他们,在商言商,争取利益。唯一个镜头,医药代表擦去握手之后的红药水,就像擦去血一样,象征资本家只在乎利润,但也仅此一个镜头而已了。相对一般电影的反派,塑造的镜头简直少的可怜。

我只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

全篇无一处闲笔,每一句对白,每一次冲突都在塑造人物和推动剧情起到作用。开始程勇抽烟是焦虑的转移方式,是高傲的救世主的配饰,后来不再抽烟。见到曹警官抽烟抽的是雪茄,是伪装。最后出狱,曹警官递烟,戒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邵同学喊我改名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再说转场的空镜头,印度破败的贫民窟,却有着一丝活力,药厂老板对奔跑的孩子喊着什么,孩子们欢笑。而上海雾蒙蒙的都市繁华远方朦胧的东方明珠塔下破旧的砖瓦却依稀可见。

程勇在印度第三次购药的时候,一个神像从烟雾中走过模糊,又清晰。这个神像叫kali, 一般象征毁灭,一半象征保护,程勇也就是这次之后,决定赔钱卖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每当镜头对准人物,关注的主题是人物的时候,背景都是虚化的。

人世无常,看不清命运,黄毛说早晚都是死,从离家到出家,老吕从求生到求死。思慧从开心的看经理跳舞转头不得罪勇哥默许上床的无奈。警察从抓人的干练到放人的犹疑。

人自身看不清人世的走向,只能看清的是人,是人的表情,人的行为。后来程勇赔钱卖药,思慧在电脑各群收到千万条回复,汇成两个字“希望”。程勇卖药给予病人们的是希望,而从这其中程勇也完成了自己的救赎,起初失去的对家庭、义气、善良、信仰,最后都从一个个病友的人生中得以寻找,老吕看待孩子的谈笑风生,黄毛对朋友的仗义,刘牧师虔诚的愿主保佑你,思慧照顾孩子的坚强与帮助众多病友群的善良......和小人物成长电影一样,程勇也完成了自己的救赎。

生与死,苦难与苍老,都蕴涵在每一个人的体内,总有一天我们会与之遭逢。 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我不是药神,希望才是。

飞鱼手记

公众号ID:FeiYuMeetYou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清绝独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www.8894.com发布于澳门葡京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何人才是耶稣,笔者不是药神

关键词: www.889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