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娱乐让子弹飞,兼对溪流影视商酌推测

作者: 澳门葡京娱乐  发布:2019-09-22

电影还行。按IMDB标准我给个6分。风格我觉得有点像法国喜剧,神叨叨的。跟常看的好莱坞式不太一样,算是中国电影的新鲜空气。不过就这神叨叨,血淋淋的观影感受,这片也不算拍得太好。
姜文无疑在影片中加入了很多即兴发挥的暗喻等黑色幽默,很有个人风格,也可能多少有些借古喻今的把戏。
不过也没有些人解读的那么神。什么黄四郎一开始说自己20年前见过张麻子,一开始就认出了张牧之——明显只是黄四郎胡扯吹牛而已。即便黄四郎20年前认识张牧之:一,那时张牧之只是个小朋友,长相大不同;二,黄四郎也从来没见过张麻子,不可能把张麻子跟张牧之对上号。

27号看到一些人傻逼的言论,说“我们只有一个姜文,所以我们宁可捧杀,不可棒杀”——“捧杀”、“棒杀”,不都是“杀”吗?“我们只有一个姜文”,还他妈的被你给“杀”了,你这是用脑子说出来的话吗?而且,姜文在国内外得到的赞誉不少,这时候缺你一个捧吗?还有人拿这部电影的深度跟《鬼子来了》比,你简直他妈是在侮辱姜文啊!
好了,已经反反复复,拖拖拉拉到现在了。再不写完,到2011年了。

我是今天才看的《让子弹飞》,我们是穷人,自然不会去电影院看电影,把买盗版碟的钱都省心了,一般我都是晚上看免费的电影,所以一般都要到人家看完了,评头论足一番才去看电影。一直听人家说让子弹飞是一部很牛逼的电影,居然还有人看出了很多所谓的政治隐喻,我看了很多当时的影片,觉得好牛逼啊,一部电影还要扯到辛亥革命以前,跟蔡锷小凤仙都有关系。
所以今天找到电影,看了一遍,又回过头去把以前的影评找来看了一下,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很多明白人看出的隐喻其实都是观众的意淫。其中的一些帖子里所谓的政治隐喻我就不想说了。什么麻匪代表马匪,相对于马匪,是马列的匪,还有什么鹅城是俄城,因为马列主义是俄国传来的,所以城市很黑暗。什么8岁的孩子代表49年到57年,连马拉火车都能牵扯到市场经济和中国国情上。我呸,这不是意淫是什么?
姜文可是军队大院出身,看过他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就知道他的政治态度,那整个是一个纳粹少年对元首缅怀的片子,你认为这样一个人能在片子里有什么政治隐喻,什么黄四郎影射韩三平,难道人家韩三平和广电总局的那帮老头老太太都是傻子,这次姜文站在赚钱,下次还赚到了钱吗?在看编剧,朱苏进也是编辑之一,人家都是写军旅小说出生的,你认为这样的人编出来的剧本有反XX的倾向?当时有一篇很专业的帖子,叫什么《姜文的王朝永远不会到来.《让子弹飞》的一些暗线,隐喻,野心和吹捧》,当时把我看的一愣一愣的,感觉这个人真有水平啊,硬是把一部电影看出这么多东西来。
我试着列举一下,看看为什么所谓的隐喻根本就不存在,

首映日就去看了,回来几天都在关注着《让子弹飞》。后来看了溪流的评论,傻了。
回头认真想了大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觉得他推测得挺有道理的。
后来偶然从别处得来一个下载版,看过一遍,又把重点部分细细地看了多遍,前前后后,分析研究的时间怎么也超过了十个小时,最后给自己了个交代:溪流的推测只是猜想,没有任何明确的依据。

问题3:张麻子只是个土匪么? 当然不是
  电影里很明白的说了, 张牧之,早年追随松坡将军(蔡锷),17岁时即为其麾下手枪队长。是讲武堂出来的(考虑到蔡锷,应为1909年成立的云南陆军讲武堂)。蔡锷在日本死后(1916),张牧之回国,落草。
  蔡锷何人?梁启超高徒,民国开国元勋,护国军神。 1911年辛亥武昌起义后20日,蔡锷就在云南发动重九起义响应革命。1915年又发动护国讨袁并取得胜利。张牧之早年即追随他,也算是 辛亥革命党对老资格。
  张牧之和黄四郎还曾是革命战友? 影片给出了明显的线索
  问题4:1900的一面之缘?
  张牧之与马邦德赴黄四郎的鸿门宴时, 黄四郎说。“20年前,我和张麻子曾有一面之缘”。从影片可以看出,黄四郎一开始就知道假县长就是张牧之就是张麻子。这句一面之缘,是他刻意点开的敲山震虎。影片确凿的发生在1920年。 20年前就是1900年。
  黄四郎和张牧之在这一年见过面? 那一年发生了什么? 我们继续从张17岁当上蔡锷手枪队长入手。
  问题是,张牧之现在多少岁,又是那一年遇上蔡锷的呢?
  蔡锷1882年12月出生,1899年在时务学堂的老师唐才常德资助下赴日本留学,1904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 回国后先后在湖南广西云南等地练兵。
  如果张是1904年后见到的蔡锷,那么1900年时张牧之不超过13岁。 这样的孩子不应引起黄四郎的注意。且1920年时33岁,似乎又嫩了一些。蔡锷活到此时也不过三十七岁。 1899年之前的蔡锷不过是个16岁不到的学生,虽然已经声名不弱,但也不至于配个手枪队长吧。 张蔡相逢,应为1899-1904年蔡锷留学时发生。17岁的张牧之,又为何会给一个留学生作手枪队长呢?
  查了一下,1900年时,唐才常策划在武汉发动“自立军起义”。 蔡锷闻讯即回国响应老师。但唐看他年纪小,就派他去湖南送信。 后来唐才常被张之洞拍平, 蔡锷身在湖南躲过此劫,又回了日本(其实这时候他才改名叫蔡锷,才去学军事)。我以为,张牧之当上蔡锷手枪队长,正是这一年。 估计是唐才常不放心蔡锷一个人走,派了张牧之这个同龄毛头小伙子,给他当的保镖--”手枪队长”(估计是光头小队长)。 这样算,1920年影片发生时张牧之37岁,也很符合人物形象。
  黄四郎会在1900年认识张牧之,两种可能。1是黄也参与了自立军起义,在武汉或者湖南见过蔡锷与张牧之。 2是蔡锷把这个手枪小战士一起带到了日本,然后在日本和黄有过一面之缘。
  我更倾向于后者, 因为黄四郎和张牧之,显然都在日本混过不短地时间。
  问题5:张牧之黄四郎都混过日本? 应该是,他们都对介错很熟
  先来介绍一下介错:
  日本人不爱上吊爱切腹,他们觉得切死自己挺光荣的。 但切腹挺难操作,一刀捅进去,一时死不了还特别疼。身体倒得七扭八歪,挣扎起来满地的血,死相难看,特别不体面。故很多时候切腹者会让一个信赖的朋友当 「介错」。介错人手持长刀站在其身后,在自杀者的短刀切腹的一瞬间砍下他的脑袋。
  切腹大家都熟,但介错就相对冷僻。 更别说在没网络和电视的1920年, 如果不是对日本文化相当熟悉的人,根本说不出这俩字吧。
  黄四郎在鸿门宴上说“要是这三个人供出我来,我就切腹,请兄台当我的介错”。 张牧之说“你搞错了,介错人用的是长刀”。两个人应该都在日本待过相当长的时间。 尤其是黄四郎,好端端的中国人没事谁能扯到切腹去。张牧之要在日本混,只能是1900-1904年。因为1904年蔡锷回国后就没怎么去日本(其实我也不 熟,蒙的),作为蔡锷的手枪队长,张牧之也不能去日本。等1916年8月,蔡锷病重去日本治病,当时张牧之一定跟着去了日本,但估计这段时间他可没兴趣研 究什么切腹。何况11月初蔡锷就病逝了。

这东西不能较真的,否则,我就从逻辑上给你在他们说过的话上较真反驳一下。

其实这部电影是一部超现实的一部作品,比如其中的马拉火车,还有一开始的士兵使用的二人抬。但是片子使用的李恩菲尔德步枪,驳壳枪和M1911而不是卡拉什尼科夫赐与我力量,并且为了显示速射效果采用李恩菲尔德而不是毛瑟也显示出来编剧到也不是很外行,那么我们试图来考证一下这把影片的历史背景。
片子一开始提到,影片发生的杯具是民国8年8月,也就是1919年。而师爷说的是前几任县长把税收到了90年以后,也就是西历2010年。编剧们一开始就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认为民国建国1912年,民国8年就是2010年。
一开始火车中士兵使用的武器叫做抬枪,是中国独有的武器,有前装滑膛枪,也有前装线膛枪,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就已经大规模列装清军,是一直十分落后的武器,最晚在甲午战争时期还用过,但是如果到1919年这种时候还为制式陆军使用,显然是不可能的,这可以视作为片子魔幻现实主义的一面。
至于片子多次出现的铁血十八星旗。最早出现是辛亥革命的时候,作为鄂军都督府的旗帜,但也仅仅在两湖出现过,至于有人说这也有什么隐喻,什么里面一圈象征体制内,外面一圈象征体制外,简直他妈的放屁。作为一面仅仅在辛亥革命初期出现过的旗帜,却飘扬在1919年本该飘着五色旗的天空上显然是不合适的,哪怕是出现青天白日也比出现铁血十八星合理。
现在我们就红色文字部分来进行考证,按照民国8年的提法,我们将时间定为1919年。片子,张麻子说自己当过蔡锷的手枪队长,当时17岁,其实最有可能的时间是1911年辛亥革命的时候,按照这样算的话,民国8年,张麻子实际上才25岁,可能吗?好像不太可能。片子给出的信息太少,我们很难判断张麻子的实际年龄,那么让我们回过头看看蔡锷的履历。
蔡锷是1899年才入日本陆士就读,1904年正式踏入军界。如果这时候张麻子成为他的手枪队长的话,那么1919年,张麻子相对于32岁,好像勉强也可以。
当是让我们看看手枪队这么一个东西,1904年的中国,无论是清朝的新军也好还是各省的巡防营,都没有手枪队这么一个编制,各个官员的护卫不是叫戈什哈,就是叫马弁。手枪队这么一个东西还要等到辛亥革命的时候才有,而这种手枪队也不是正式的军队,只能算作一直敢死队,大多都是乌合之众。而到了冯玉祥那里,手枪队又变成了另外一种概念,成为配备冲锋枪,驳壳枪和大刀的精锐部队。或者像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的民间武装。
蔡锷是在1911年才到的云南,按照张麻子自述出生讲武堂的话,那么那个帖子所谓的1900年就认识显然是错误的。其实最接近事实真相也最合理的解释是张麻子在参与过辛亥革命,而在护国战争时又担任蔡锷的手枪队长,但这又与他的年龄不相符合。
回过头说黄四郎。按照片子的说法,黄四郎在20年前与张麻子有过一面之缘,张麻子也显得很紧张,仿佛真有其事。
但是,又从张麻子的自述得知,张麻子是其回国后落草为匪才有的名字。显然黄四郎连张麻子的本名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在20年前见过一个叫张牧之的张麻子呢?从他选一个满脸麻子的假麻子和在片子无非确认张麻子的身份而要管家去省城确认得知,黄四郎根本不会在以前见过张麻子。而所谓的从介错而推断出两人在日本相识也不太可能。张麻子留学日本我倒是相信。黄四郎留学日本?黄家在鹅城,从碉楼看出其实黄家不过就是在开平一带,那里的人不是下南洋就是去美国,从来没有去日本的传统。日本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都是穷人留学的地方。再说了,一个留学日本的人还会把切腹用短刀,介错用长刀搞混?
让子弹飞是一部不错的电影,但也有其逻辑混乱的一面,很多地方值不起推敲可能是好几个编剧一起写剧本中间衔接不好的问题。要说政治隐喻,我觉得勉强要算的话,片尾张麻子鼓动人民起来反抗黄四郎倒是可以算做隐喻。其他的那些聪明人推敲出来的东西其实都是自作聪明,牵强附会而已。姜文都未必想的到。

第一,在鸿门宴上,黄四郎说他 “二十年前与张麻子有过一面之缘”是真的还是假的?
答案是假的。此处的“张麻子”是一种代指。借代的是他二十年前见过的眼前的张牧之,而此时,他并不能把张牧之与张麻子联系起来;这里的“张麻子”,对张牧之来说是种巧合。
这句话是什么意味呢?举个例子:李四是我大学同学,我中午暗中看到他和他女朋友在街上买了一串糖葫芦,然后当街亲昵。
晚上回到宿舍,我对李四说,今天中午我见了一个高中同学,他和他女朋友在街上买了一串糖葫芦,然后竟然还当街亲昵。
虽然我并未指出李四的名字,那李四也必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我说的话有明显的指向性。而此处黄四郎就是这个意思。为了证明他是这个意思,推理如下:
首先假设二十年前他见过张麻子一面。
张麻子二十年前还叫张牧之,二十年前他见过张麻子一面,就是说他见过二十年前的张牧之。但由于他跟张麻子又只有过一面之缘,也就是说,后来张牧之回国,落草为寇后,他并没有见过。也就是说,他并没有见过麻匪张麻子。
张麻子入城以后,身份是县长,此时黄四郎最多能认出这是二十年前自己见过的那个张牧之,但却并不知这就是麻匪张麻子。
如果说他真的可以把两人联系成一个人,只有可能是他所认出的张牧之漏了麻匪身份,让他联想到这就是张麻子。——入城后,鸿门宴前,他眼中的张牧之未抢劫,又未曾戴面具,在哪里露馅了呢?
唯一的可能,只有他在黄家吹的密哨。
我们从黄四郎之前的话中分析——他的货“十次有八次”让张麻子给劫了,频繁被劫,如果张麻子抢劫的时候打密哨,那此时他肯定已认了出来。
如果说此时他就已认出来眼前的张牧之就是张麻子,那我们再往下分析:
后面张麻子他们发银子,碉楼里胡千对黄四郎说:
“麻匪发的,铁证如山”(意指张麻子那伙儿人)
黄四郎说:“戴面具的就是麻匪?我们也有面具。”
胡千又说:“那就是县长?”(——注意此处,他把县长和麻匪分开来说,意思就是并不知道县长就是麻匪)
黄四郎说:“有钱不挣,发给穷人,这像是个买官的县长做的事吗?”
请注意,他并未驳斥和纠正胡千说的话,而是顺着说了下去。如果他真的已经知道县长就是张麻子,那这段对话会是怎么样?

——“麻匪发的,铁证如山”胡千。
——“县长就是麻匪,他就是张麻子!”黄四郎。

即便他这句话不说,那胡千再问“那就是县长?”时,黄四郎一定会歇斯底里的喊:“你个笨蛋!县长就是麻匪,他就是张麻子!你知不知道!?”
而剧情并未如此对话,说明此时他还是不知道县长就是张麻子的。既然此时他不知道,那鸿门宴时他当然也不知道。所以说,那个“张麻子”的名,只是一个代指。

而当他知道他真的“与张麻子有过一面之缘”的时候,恐怕已经是假麻子把麻匪里的老二在青石岭捉住以后,这他才知道张牧之就是张麻子,而自己在鸿门宴上的那一蒙,竟然还神准!

第二,算了不说第二了,太他妈费神了,搞得老子头都晕了。

本文由www.8894.com发布于澳门葡京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葡京娱乐让子弹飞,兼对溪流影视商酌推测

关键词: www.889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