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az自画像壁画,乐观罐头制小编的音乐编年史

作者: 明星八卦  发布:2019-05-17

从2002年在主流厂牌Atlantic Record发行了第一张专辑开始,来自弗吉尼亚的Jason Mraz通过四张专辑的不懈努力,在2009年获得了两项格莱美奖的提名:年度歌曲和最佳流行男声演唱奖。这似乎暗示着,Jason Mraz,我心目中的男巫,精灵古怪且才华横溢的歌手的职业生涯有了全新的开端。

动手给自己ps了一张自画像的素描, 效果未如预期, 笔触总显生硬, 不自然. 不自然的东西让外人觉得矫情是小事,而让自己不愉快则是大事. 完全与初衷南辕北辙. 所以, 把脸裁了, 干脆. 其实, 也并非什么事都要大动干戈. 眼前就摆着一张似自画像素描的小品音乐专辑We Sing,We Dance,We Steal Things. Jason Mraz先用他粗糙怪异的简笔自画头像涂鸦把你吸引住,然后再让你在他晶莹剔透的歌声里无法自拨. 在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此时, 想想,多么幸福的事.

明星八卦 1

无可非议,2008年的新专辑《We Sing, We Dance, We Steal Things》以及热门单曲《I'm Yours》,一首与他而言真正意义上热门且广为流传的歌曲,在被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的时候,他俨然成为了一颗冉冉升起的巨星。

一直觉得Jason Mraz是一个很自我的歌者.只有这样才觉得life is beautiful从他的口中唱出时,你会深信不疑,那一番小资小调并非是扯蛋, 为歌颂生活而歌颂的人,自己都体会不清生活哪一点是值得高唱或低吟出来的. 只有生活其中, 忘乎所以, 自我而戏耍的样子, 于是, it takes no time to fall in love, 我们也能深有体会的唱着it is wonderful, it is meaningful, it gose full circle而不心虚. 看AI, Chris Richardson唱了Jason的Geek in the Pink, 曲调还是很动听, 只是憋足的那一口气在极富变化性且一气呵成的歌曲面前, 明显后劲不足,最后已是强弩之末,气若游丝. Jason Mraz的天才不仅在于他的创作能力, 更在于他非凡的演唱实力. 看过他live演唱的, 一定会为其折服. 他始终在为大家带来惊喜.

明星八卦,格莱美最佳男歌手得主杰森-玛耶兹(Jason Mraz)

虽然我依然为他未被提名最佳新人(当他处女作问世当年)而黯然神伤,但我只能说人各有命,他不是一夜成名,他也不是英俊小生,他只是他,Jason Mraz,在哪里都会带着帽子,在台上永远是百分之百的投入,对于生活总是有着自己独到的发现,,从第一张专辑都到现在,他成熟了,音乐继续灵气,歌曲流行了但是并未失去意蕴。带着一路走来的成绩单走入洛杉矶的Staples Center 的他更为稳重而自信,无论输赢,他都已经成为了最好的31岁的Jason Mraz先生。

拾起吉他,让自己来一段音乐浪人之旅,这估计是在做梦的时候才会发生的事情. 所以梦醒后,你就会愈发的羡慕那些颇具音乐天赋的音乐创作者. 心情可以换作音符与人分享, 或者花哨,或者简单,或喧嚣,或朴实.随你所愿, 但可以肯定的是,独一无二.Jason Mraz又是我羡慕的那一群人中的翘楚. 拨动两三根琴弦, 敲击四五声鼓点, 于是,超越十分的享受.

明星网讯 5月17日,歌华莱恩方面透露,已邀请到创作型歌手、格莱美最佳男歌手得主杰森-玛耶兹(Jason Mraz)来到中国献演。北京和上海的两场演唱会是杰森-玛耶兹(Jason-Mraz)目前正在进行的世界巡演的一部分,将分别于6月12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6月14日在上海大舞台举办。 杰森-玛耶兹巡演来中国 杰森-玛耶兹在今年3月早已宣布了此次世界巡演的大致计划:整个全球巡演计划将紧接着他最新专辑《Love Is A Four Letter Word》的发表而展开,在6月上旬从亚洲开始,巡演站包括韩国、中国(北京/上海/香港/台北)、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在结束了亚洲段的巡演后,杰森会回到家乡美国开始演出,首场在新奥尔良湖畔剧场站。北美段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举世闻名的丹佛红岩剧场站(暂定9/24-25)和洛杉矶唯一的一场--好莱坞露天剧场站。世界巡演的最后一段在欧洲举行,包括法国、德国以及伦敦著名的O2剧场。 以现场表演著称的杰森-玛耶兹,被全世界的歌迷们爱称为“男巫”,他的现场表演让每个身临其境的人都深深着迷。此次巡演,是杰森-玛耶兹首次登上中国的舞台。尽管如此,杰森-玛耶兹为了照顾到大多数歌迷,门票大走亲民路线,具体价格为:880,580和380人民币。北京和上海演唱会的开票时间为5月18日上午10时。此次的中国巡演,除了带来完整的演唱会原创内容与重金聘请格莱美获奖乐手同台演出之外,也更将把中国的舞台按照国外演唱会规格比例制作打造呈现国际级舞台,“男巫”对这次的中国之行也相当的期待。 曾两次斩获格莱美奖 流行民谣歌手杰森Jason Mraz曾两次斩获格莱美奖,6次获得格莱美提名。2008年的第三张专辑《We Sing. We Dance. We Steal Things》在21个国家被认证为金、白金和多白金专辑。该专辑的主打歌“我是你的(I’m Yours)”是美国作曲家协会2010年度最佳歌曲,并保持了美国公告牌Billboard单曲榜上榜时间最长的纪录。这位多产的创作型歌手获得了许多荣誉,其中包括曲作家名人堂颁发给在音乐界具有巨大影响力天才原创音乐作曲家的“Hal David星光奖”。 2011年大部分时间Jason Mraz和老友打击乐手Noel Toca Rivera(诺尔-托卡-里维拉)一起巡演,并在巡演过程中实验当时还未命名的新专辑中的歌曲。全球巡演路线包括北美、非洲、欧洲、亚洲和澳洲。巡演的许多场次的门票瞬间秒杀,如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站,纽约卡耐基音乐厅站以及养育了Jason的家乡圣迭戈的Spreckels剧场站。专辑的第一主打单曲“永不放弃(I Won’t Give Up)”全球销量已经超过100万,成为继“我是你的(I’m Yours)”之后的又一支畅销金曲。并且创造了多项单曲榜和数字音乐的记录。而《Love Is A Four Letter Word》这张专辑,也获得了包括《滚石》《公告牌》《人物》《今日美国》在内的主流媒体的一致好评。

“显然,我不是一个牧师,还是一个糟糕的推销员。”在最近的一篇访问中他提到。“我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说服人们去接受什么观点之类的。但是如果我写出了欢快的旋律和绝妙的音符,让人们能跟着唱,那么他们就可以找到真正的自我。呵呵,但这并不是盲目的乐观主义或者禅学之类的,我不想说,嘿,忘记自己吧,因为那正是我最不想表达的。”

Jason Mraz称自己是男巫,听过他的歌的人应该会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形像的称呼. 他的灵动让音乐即便是忧伤的长调,听来也是快乐而过瘾的. 美国人总是格外推崇那种会唱会弹又会创作的音乐人,有人说大概这还是美国式的个人英雄主义意识在作怪. 这种说法也未免太过于上纲上线了. 换作国人, 你能拒绝这种清新而活力的音乐天才吗?

Jason的这张专辑里,他最想表达的是希望和快乐。无论身处乱世或太平盛世,无论亲历过荣华或贫穷,人们都渴望快乐。“如果我的音乐能让人感觉到幸福,那是我的主要责任。我曾用自己生命中的快乐来诠释这种幸福感。歌曲曾是我自我疗伤的良药。如果我不写歌,可能我会低沉,可能压力过大,谁知道呢?精神病院成为我的归宿?或许?”Jason说到。“我的音乐可能来自某一快乐时刻,克服过的困难,学到的一课,一个爱情故事。所以对于我来说,音乐是我生命的编年史。”

之前的Mr.A-Z 已经听了无数遍. 现在We Sing,We Dance,We Steal Things在独体的EP纷纷现身后集结而出. Jason Mraz的第三张专辑. 如果非要用变化的眼光来看它,只能说这张专辑更完整, Jason Mraz的创作和演唱也更纯熟了. 男人一旦过了而立之年, 也许更容易把自己沉淀下来. 所以他能心无旁鹜把事业暂停下来, 用更生活的态度来创作. 一张自画像素描般专辑, 也许也是对听者生活的一次白描. 听完整张专辑,Jason Mraz的自我未变,洒脱未变, 欢快吧,忧伤吧, 生活给我们的权利. 这是让人十分欣慰的事. 我似乎一直都很能接受这种偏pop的民谣歌曲, 可以电子,也可以jazz, 看似无意的哼吟,也是清脆动听的. 我也习惯在听他唱歌时盯着看他的歌词.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歌声下,字字珠玑,充满了感染力.

当Jason13岁的时候,他便开始写歌。在青年时期他开始把词曲结合起来,纪念生命中的某个时刻。和众多颇有天赋且充满梦想的年轻人一样,他不想成为流水线上的一分子,谈到辞去工作决心走上独立唱作人之路时,他引用了老爸的话:“做你爱做的,那么工作就不仅仅是糊口的手段而已。”妇孺皆知的道理,真正勇于实践的有几人呢?实践了又能成功的又有几人呢?坦然面对成名前的默默无闻或是成功后的百感交集又还有几人呢?

Make It Mine, 这就是音乐的魅力所在; I'm yours, 在好音乐面前, 这仅是一种最平实的赞美 ...

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你我中的一分子。他不过是做了我七年的大洋彼岸的乐观罐头。每当我消沉时候我会听《Life Is Wonderful》;不过是一个穿这粉色TEE的奇怪的自我沉迷者,他的《Pink in Geek》曾做我的减肥跳舞音乐;不过是一个农场的小主人,自得其乐在电视节目为主持人献上一杯自己制作的手工巧克力;不过是也身兼数职努力养活自己的男巫,看着他熬过的岁月,仿若在看一场快乐得要掉泪的电影。

夏天,炎日,不妨听听Jason Mraz的歌吧,没准那点清凉, 由此而生.生活的一点小馈赠.

在Atlantic Record页面上他说:“嗨。让新的一年来吧!我能回到圣地亚哥,忙碌于早已习惯的那些事情中。同时——探索,探索,探索。”

看着这句话我在电脑前傻傻地笑了,即使无法去香港亲眼看他3月份的show,但早已经熟悉他现场的爆发力和投入。我想起第一次听《Lucky》时候急急地把歌词抄下来,并在走路的途中反复地听。有欧美评论说《Live High》是首老调长谈的曲目,可我还是想mark出那几句歌词:
Live high
Live mighty
Live righteously
Takin it easy
Live high, live mighty
Live righteously
Just take it easy
And celebrate the malleable reality
Nothing is ever as it seems
This life is but a dream
歌曲中恰到好处的合唱总让我有置身剧场的感觉,那种孑然一身无路可退的孤独在幕布后面蜷缩直至不见。《Detail in Fabric》也是从细节入手——答录机的自言自语开始,吉他声渐强,节奏敏感地,Mraz唱出“Hold your own/And know your name/And go your own way ”

他的声音是疲惫的。真的,说起我们究竟能走多远的问题,20岁出头的年龄大概是人生最易逝的一段旅行吧?难道你想象不出一种旅行,不是为了累积快乐而是为了让快乐更稀少。我常常觉得身体里隐藏着一个抽干机,日夜不休地工作着,有时候它抽走了精力,有时候抽走了欲望,总之,它要把人抽成一个模型。我羡慕着这个街边的《Curbside Prophet》,我哼唱着《coyotes》,和那群充满童稚的孩童们一样,把话筒递给我,唱首我的歌。对于《I am Yours》我的印象倒不是最深刻的。《Love for A child》的歌词一如既往地透出了他作为作家的潜质。实际上他也出版了自己的宝丽来作品集,并且我相信出书是迟早的事情。

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学会从沉默中感受生活的质地呢?我无法眷恋陷在记忆中的有如纪念品般的过去。我感激在Jason的网站还是一个简陋的小网页就听到他跳跃而灵动的声音,从那个时候我想不一定要做一辈子的灰姑娘;在绵延的海岸线旁散步,我的耳边是《Did you get my message》,想念一个灰飞烟灭的形象,用调侃的笑容注脚;我难忘朋友送给美版现场DVD看Jason在台上唱着,有那么点像休 格兰特,场下大合唱的快乐,即使不在现场,音乐带给人的最初的感动也雕刻在脑海。

我从未对他产生过什么希望,什么超越,我早已经把他当成了乐观罐头的制作者,一个写歌的歌手,一个唱歌的逐梦人,一个单纯的朋友。我也不必担心他的作品会淹没在时代汹涌的浪潮中——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想走在别人前面,而他只想做他自己,于是这点成了最宝贵也是最难得的一点。有些人看上去似乎在浪尖上,但是他们实际上只是被头一批浪潮卷起来的,最多只能记下大潮的高度和方向。我感兴趣的是礁石,不会疲软,不会似懂非懂,不会叫嚣,坚如磐石,不离不弃。

部分Jason言论翻译自:
MTV Collections: 

Lucky的MTV拍得最好,嘿嘿

本文由www.8894.com发布于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Mraz自画像壁画,乐观罐头制小编的音乐编年史

关键词: www.8894.com

上一篇:金虎奖入围名单公布明星八卦
下一篇:没有了